打卡 考研英语每日一句175

参考译文:这可能需要它们审查当下排斥最的定价机制,这些人能从数字资源接入中获得最大的收益。

在14世纪的意大利,诗人彼特拉克因疫病而被禁足时写道:“可惧的孤独弥漫了整个大地”。当代的诗人至少能在数字世界的联结中找到安慰,他们甚至能在微博里发发短诗,收割一些点赞。但这份数字福利并非人人享有。据估计,到2023年发展中国家将仍有2亿人未接入互联网。即使在发达国家,数字鸿沟也实在可感。这些没有数字接入的人不仅冒着疫情期间与关键资源失之交臂的风险,也没法享受创新的长期好处。那些居住在农村地区的人也许可以获取一些信号,但可能信号间断或网速很慢,无法使用数据密集型服务,如流媒体视频。而在互联网服务价格昂贵的国家,低收入人群可能只能靠公共区域的免费WIFI上网。疫情揭露的网络不平等更是提醒各国政府应将互联网视为公共事业,从基础建设到定价机制上都应向低收入人群和边远地区居民倾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