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四川内江娱乐会所:所谓音乐只不过是个幌子

近日,多位曾在四川内江“玺悦荟音乐娱乐厅”工作的人员向极目新闻反映,这家会所在经营时有诸多不规范的地方。

她们称,会所开办多年,在当地小有名气;会所内有数十名“美女”,会所要求她们在陪客人唱歌喝酒时必须脱去内衣,否则就要罚款;部分“美女”还能外出陪客人过夜,进行非法交易。

她称,此前她到内江来找工作,在网上看到该会所的招聘信息,称招女主播、酒吧服务员。此外,她路过该会所时还接到了招聘广告,会所工作人员当时称,服务员有订房等任务,工资日结,月入有约八九千元,双方也不签劳动合同。她觉得收入不错,决定入职。

赵玺当的是服务员,在会所称为“公主”,经过3天简单培训就上岗了。倒酒、点歌、监督客人买单、打扫包间、监督“美女”等等都是公主的工作。赵玺称,为客人服务的还有“美女”,她们主要负责在包间里陪客人。

工作几个月后,赵玺发现这家会所问题多多,所谓音乐只不过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幌子。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按会所要求,“美女”们到包间去陪客人时必须脱去内衣,外面只穿一件吊带裙,如果不脱会被罚款。

据天眼查显示,这家会所成立于2016年底,之前名为内江市东兴区牡丹缘音乐会所,2019年10月更名为内江市东兴区玺悦荟音乐娱乐厅,投资人为闻某某。

她介绍,会所有数十名“美女”,她们被划分成五个组,每个组都有一个组长。除了组长外,还有妈咪、客服协助管理,所有这些人都有订房、酒水等任务。会所还有总经理、经理助理,最上面则是一些股东。

钱悦介绍,客人如果需要“美女”,妈咪会带着“美女”轮流进入房间由客人挑选,这个过程称之为“试房”。客人选定了中意的“美女”之后,“美女”会回到休息室脱掉内衣,再返回包间陪客。

两人告诉极目新闻记者,一般熟客会找妈咪订房,会所会直接安排“美女”。对于生客,服务员则会问需不需要安排,如果客人表示需要,妈咪也会带“美女”供客人挑选。如果遇到有相关部门检查,则会通过对讲机说暗语“4444号房上客”,得知信息后,“美女”们会走出包间或者藏到卫生间,甚至不能去走廊里。

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内江市时,听闻记者要去玺悦荟,的哥主动搭起话来,其称自己曾在那里拉过不少顾客。但说到具体项目时,的哥表示不好说。

在灯光的照射下,玺悦荟的门头招牌在夜幕中格外显眼。经过多方联系,记者从一名内部人士手中订得一间包房。

进入包房后,记者选择了一款某品牌啤酒,其在会所内的售价大约为市面售价的6倍。一位妈咪说,她会先安排“美女”陪记者喝酒,稍晚再表演砂舞。在妈咪的组织下,十多名穿着长裙的女子分成组轮流进入包房内,并逐一做自我介绍。

不一会儿,“美女”们便退出房间更换了服装。聊天中,“美女”们承认,会所确实要求不能穿内衣陪客,否则会被罚。

孙荟曾在这家会所内短暂工作过。她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初自己入职该会所的经历十分荒唐,有一天她和朋友在吃饭,会所工作人员毫无征兆地突然找到她要求加微信。当时她并不想加,可对方就赖着不走,她想着早点打发掉对方这才加了微信。

此后,对方通过微信给孙荟发了招聘信息,声称一天可以赚五六百元。当时恰逢她刚从外地来到内江,正急需一份工作,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就去了会所。

起初,孙荟称并不清楚“美女”到底是做什么的,因为被告知挣得多,工作也只不过就是陪客人喝喝酒,所以她就选择了做“美女”。可第一天上班时,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极目新闻记者获取的多张罚单照片显示,一张抬头为玺悦荟的《奖罚通知单》上写着,一个女孩因为被包间客人投诉不跳舞,罚款200元,另一张《奖罚通知单》则显示,一个女孩没脱内衣被罚款200元。此外,还有妈咪因为“没组织游戏”被罚款200元。

钱悦早早就辍学了,刚踏入社会打过工。就在她觉得缺钱时,一个朋友介绍她到会所里打工。起初她对这行既不了解还很害怕,可后来自己吃住都成了问题,跟家里也闹矛盾,这才横下心到会所当了“美女”。

赵玺和孙荟也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在会所里,主管会经常告诉她们,要趁着年轻多挣钱,谁就挣了钱买了房还买了车。虽然会所并没有采取暴力的手段去强制女孩从事这些服务,但那些有意无意的灌输,给女孩们洗了脑。

发表评论